"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

1


把自家9岁女孩儿借给租客到外地当花童,听起来就像天方夜谭。

现实还真就这么发生了,不仅发生了,女孩被拐后溺亡,两租客双双跳湖自杀。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1


6月12日前后杭州淳安来了一男一女两名租客梁某华和谢某芳。

起初他们在网上订了村子里的一家酒店房间,在酒店里住了7、8天后,他们便开始在村子里走动。

6月20日左右,他们来到了章家。

章家只有两个老人和孩子留在村里,爷爷奶奶务农、卖水果,爸爸张军在天津打工。

章军每个月都会给家里回寄一些钱来,来维持孩子和老人的生计。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3

失踪女童小子欣


这几天租客梁、谢夫妇经常照顾章家的水果生意。

一来二去和章家老太熟络起来。

这天梁、谢夫妇遇到章家老太,就问孙女是否在家。

老太应了一句“在家”。

然后租客就开始和老太商量要租章家的房子。

章家是套民房,章军曾把房子改造成民宿,单间独卫,配有空调。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5

小子欣家


双方谈妥当价格,租客以每个月500元的价格租下来。

梁、谢夫妇先预付了500元,这对租客还提出大概7月10日左右还有一个朋友来,再租一间房,总共1000元。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7

子欣的爷爷奶奶


在老人看来两位租客比较阔绰,他们曾经看到一只土鸡,花了150元买下来吃。

老人说谢某芳对孙女很好,孙女叫她“大妈妈”。

小子欣的奶奶说:“(租客和小子欣)关系挺好的,那天还给她买了一个球,买了沙琪玛,买了豆腐,给她买来吃的。”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9


2


两位租客也逐渐与小子欣和奶奶建立了信任关系。

7月2日晚上,两位租客提出女孩儿长得十分可爱,想请她去上海做花童。

两位老人有些不放心,特地打电话给天津的章军商量。

章军电话里就反对,提出就算要去也要爷爷跟着一起去。

7月3日,子欣奶奶说要去的话,带他爷爷一起去,这两天没桃子卖正合适。

对方说带爷爷去不方便。

后来孙女也想去,另外做花童,还有报酬,子欣奶奶勉强答应了。

对方说:“钱不成问题,给她五千块钱,还有个红包,有五千块钱红包。”

子欣奶奶又嘱咐一遍,你想去就去,6号一定给我带回来啊。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11


章军不放心,3号当天晚上还给父母打了好几个电话,不同意女儿单独和租客出去。

结果到了4号早上,章军得到消息,女儿还是跟这对租客走了。

他不放心,向租客索要了微信和电话联系方式。

租客答应7月6号晚上会将女孩带回村子。

租客一边拍摄女儿视频,一边儿与孩子父亲保持联络。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13


3


期间,章军一直和男租客保持联系,对方也发来视频照片,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

尽管租客带着女儿去的地方并不是上海,但当时章家人并没有把事情往坏处想。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15


直到了6号下午,章军问对方什么时候能够送女儿回家。

男租客提供了一张火车票订票信息,章军发现了一个疑点:这张订票信息上有一排小字显示这张票已经被取消。

他开始怀疑,感觉不对劲,打算订票赶回浙江,但是当天天津到浙江的高铁票卖完了,章军最终买了Z字头的火车票,在火车上站了一夜赶回了浙江淳安。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17


7月6日,男租客发了一段女儿在网约车上睡觉的视频,配文说“认了个女儿”,并睡得十分香甜。而隔天删了这段视频。

7月7日,这条朋友圈被删除,章军当时心里预感就不好。

已经有些着急了,当天和对方联系的时候也很着急,提出一定要将

女儿送回来。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19


当时我甚至说不送回来我就报警了,但语气没有那么严重,毕竟女儿还在他们手里。”章军说。

“我今天凌晨4点才睡了一会,又惊醒了。这些天都没法睡觉。”章军说,现在最怕父母出事情。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21


今早淳安家里,老人坐在大堂里一直哭,章军打电话让姐姐在家看好老人,不能再出事了。

到了7号晚上6点,男租客说充电器坏了,手机快没电了。

章军越来越紧张了,提出自己开车过来接孩子,但被对方拒绝。

也提出让对方打车淳安,车费由他来承担,男租客说好的,但此后手机关机,再也没有联系上。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23


章军和姐夫一起在8号下午赶到了宁波,根据淳安警方提供的线索,孩子和租客曾经在6号入住火车南站附近的橘子酒店,7号退房。

他最先到酒店找线索,散发了300多份传单,但并没有得到有效的线索。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25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27


能够确认的是,孩子和这对租客入住时在一个房间。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29


章军和姐夫在7月9日住进了女孩曾经住过的橘子酒店。

他们也找了宁波当地的警方帮忙寻找女儿。

他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女儿一定要好好的,不管怎样,都要找到女儿!


4


根据警方调取的7月7日监控发现女孩儿最后一次出现是在象山县松兰山前往爵溪街道的路上。

17时23分  章子欣与梁某华、谢某芳出现在宁波市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3人)(监控显示)


19时18分  章子欣与梁某华、谢某芳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3人)(监控显示)。


22时20分许  两人出现在监控画面,未见小女孩。(2人)


23时01分许  梁某华、谢某芳两人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浙BT9**1出租车离开。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31


目前警方确定的失踪地点,是沿海岸线的盘山公路,而且在搜救过程中,在一个岗亭发现了子欣的市民卡。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33


7月10号中午,章军赶到了象山,半路上他接到了警方电话,租客已经自杀。

7月11日,公安和各社会救援队近400人,动用无人机和皮划艇,对该区域进行海陆空全方位的搜索。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35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37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39

女孩父亲坐艇出去看搜救情况


7月13日中午12时30分许,在象山石浦海域(东经121度59分、北纬29度12分)海面上发现一具尸体。目前,尸体已被打捞上岸,衣着、体貌特征疑似失联女童。

  联系上了第一时间发现女童遗体的船老大周师傅。

 “是我发现的。唉,我希望孩子的家长能坚强……”周师傅一声叹息。

他说,自己是象山石浦人,在海上打渔差不多30年了。 

今天上午,他开着自己的海钓船,带着几名游客去海上抓螃蟹。

上午11点不到,周师傅开船从石浦东门码头出发。

“下着一点雨,浪不是很大。”出海开了大约40分钟,他准备返航。

中午11点半,他在距离自己船大约二三十米的海面上看到了不明物体。

周师傅看看船舱里的游客,没有声张,悄悄驾船靠了过去。

大概距离不明物体五米的时候,周师傅倒吸一口凉气:这分明是一个小女孩的遗体啊!“说实在话,我这几天没关注新闻,不知道啊!”

但是,周师傅当时看了一下自己的船上显示的定位,并且马上联系了当地渔政部门。等渔政部门的船赶到之后,他才开船离开。

由于疑似女童遗体经连日海水浸泡,已无法通过正常识别手段识别具体身份。

浙江警方派出法医及鉴定专家赶赴象山,对疑似失联女童遗体进行进一步身份鉴定。

从省公安厅获悉,通过对淳安和象山两地情况的调查比对,

确认今天在石浦海域找到的女孩遗体就是我们牵挂了那么多天的失联女孩章子欣。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41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43

图为此前发现章子欣市民卡的象山松兰山景区观日亭,及观日亭所在位置。

另据现场搜救队消息,相关搜救工作也就此正式结束。

梳理了章子欣失联后,被两租客带离家之后几天的具体行踪: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45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47

(可点击大图观看)


5


后来了解到孩子的妈妈已经和章军离婚,就得知在孩子被拐走的前几天。

7月8日两人办理了离婚手续。

孩子妈妈是2009年和孩子爸爸在杭州打工时认识的。

2010年生了孩子,2013年领的结婚证。

那时孩子妈妈只有十七八岁。

一开始孩子都是孩子妈妈自己带,孩子快上幼儿园的时候,夫妻俩去绍兴打工。

那个时候觉得孩子爸爸脾气有些暴躁,两个人时不时会有些争吵,感情逐渐破裂。

2015年,她去了广东(她父亲打工所在地)打工,并不认识拐带孩子的两个人。

办理离婚手续时,她想见见孩子,但是被孩子爸爸婉拒了。

“这么长时间没见孩子,怕孩子见了妈妈会恨她,就不要见了吧”

其实这个时候,孩子已经被两位租客拐走。

很多网友怀疑是章军前妻自导自演策划的

后来章军说,不可能是自己前妻策划出来的,孩子被拐和前妻没关系。


6


梁、谢夫妇究竟是什么人?

后来了解到租客谢某芳是广东省化州市人。

谢某芳的大哥说,谢某芳小学毕业后就外出打工。

在他的记忆中,十几年前,她还没有骗家里人钱之前,曾带过一个男人回家。

“应该就是那个梁某华。她当时说那个是他老公,但他们一直没有正式结婚,也没有孩子。”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49

男租客梁某华


曾经多次以买房、做生意为由想几个兄弟借钱。

谢某芳先后相处了2,3个老公,但是没有孩子。

最近一次回家,大概是在10年前,她母亲病重的时候。

“那时候她回来过,当时还骗几个哥哥:每人出5000块,去买美国的药来给老人治病。但是,没有人给她,她就大发脾气,离开家了。”

谢某芳的母亲过世时,她都没有回家。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51


仅向她哥哥就已经借款40万元。

几个兄弟姐妹都借遍了,借钱之后就和家里人断了联系。

提起谢某芳,一家子如今都对他恨之入骨。

7月8日,发现梁、谢两人双双跳湖自杀,但未发现孩子。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53


7


令人发指的梁、谢夫妇已经自尽,但事件仍值得我们反思。

倘若平日里父母陪在身边,多一点疼爱,是否不会轻易因为一点儿零食被“大妈妈”拐走;

倘若不是放下戒心、受红包蛊惑,有怎会让陌生租客带走自己的孙女。

比起我们的愤怒和悔恨,也许最痛苦自责的是孩子的父母和奶奶、爷爷。

以此希望给天下家长以警示。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55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57

子欣被评为青溪之星,类似的奖状还有6个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59
事件被媒体曝出至今,引来舆论广泛关注,随着监控视频不断公开以及越来越多细节的披露,两租户带着孩子出走的时间线逐渐明朗。然而,对于孩子失联后的去向以及两位租客的反常行为,目前仍有诸多疑问盘旋在众人的头上,等待进一步的解答。


女童离奇被害

五大疑点依旧有待解答


疑点一:两名租客是何身份?


象山县公安局通报显示,两名租客分别是梁某华(男,43岁,广东省化州市人)、谢某芳(女,46岁,广东省化州市人)。从章军贴出的寻人启事租客身份证照可看出,梁某华本名梁邓华,身份证登记地址为广东省化州市官桥镇六堆大墩坡村。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61

章军提供的寻人启事图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梁邓华家中有三兄弟。梁邓华小学文化,一直以打工为生,且已育有一儿一女。

此外,梁邓华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离家,甚至父亲去世也未回家操办丧事。对于梁邓华离家的原因,其同村村民表示是因梁邓华曾养鸡欠债,但当时的梁邓华并没有赌博、吸毒等不良嗜好。

而对于谢某芳的身份,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她所在的广东化州市某村林姓支书介绍,谢某芳此前曾多次以要买房、做生意为由向家中几个兄妹借钱。此前,她曾向哥哥借款50万,但借钱后家里人却联系不上她,“几个兄弟姐妹她都借遍了。”他说,如今提起谢某芳,家里人都恨之入骨。


疑点二:带走女孩是否早有预谋?


据女童父亲章军介绍,两名租客在租下章家房间前,已在6月初(6月10日)以夫妻身份入住当地一家酒店。而孩子的爷爷奶奶,恰巧在两名租客居住的酒店附近卖水果。两名租客在其摊位买水果时与爷爷奶奶认识,并表示酒店房价太贵,想要租住在章家。

失联女童奶奶向媒体介绍,曾听闻两人本来买好了7月6日机票准备离开当地。但见到孙女后便退掉机票,并提出要在家中租住:“我说我没有租过房子,(租客)又跟我老头说要租房”。

6月29日,两名租客从酒店退房并以每月500元的价格租下章家一间单间。7月2日晚,两人称要在4日带孙女去上海做花童。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63

图为监控画面。象山公安提供


疑点三:租客二人为何3个月内“密集”旅游?


据新京报报道,7月11日,男租客梁邓华的社交平台显示,自今年3月6日开始,两名租客从广州潮州出发,从3月到5月,前往全国16省份,共计21个城市旅游——


3月:三亚、成都、长沙、武汉、潮州、上海、杭州、北京

4月:海南、昆明、重庆、宜昌、郑州、徐州、济南、青岛

5月:西安、天津、凉州、大理、西双版纳


此外,于7月10日搭载过三人的宁波网约车司机向媒体回忆,在前往海上长城风景区的路上,梁邓华坐在副驾驶位上不断向司机吹嘘自己在广东东莞有三十几栋房子,一个月收租就有几十万,自己住的房子有五千多平米,开的车是兰博基尼。

但据该司机描述,租客二人看上去穿着十分朴素,不像有钱人。同时,该司机介绍,章子欣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梁邓华却好几次笑着骂女孩脏话。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65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67

象山海岸搜救现场


疑点四:男租客QQ相册中发现多张神像照片


在梁邓华的社交平台里,除了3个月“密集”旅行外,其中多张神像照片也引人注意。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69

7月6日晚,3人进入宁波一家酒店监控画面曝光。


疑点五:带走女童后,租客二人为何挽手自杀?


据浙江杭州淳安县公安局的通报内容,7月8日凌晨,租客二人已在宁波东钱湖一起跳湖自杀,且两人的衣服捆绑在一起。

对于租客二人的自杀行为,不少网友分析其可能是因生前致孩子意外死亡而“畏罪自杀”,但孩子姑父王先生并不认可该说法:“怎么也不至于立刻就自杀,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71

租客发给章父的视频截图


警方通报


经刑侦技术鉴定,今日下午在象山县石浦海域发现的女孩遗体,确认系杭州市淳安县失联女孩章子欣。相关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象山县公安局

2019年7月13日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73


小编关注了这个事件多时

并不知道如何下手写

多么希望是两名租客带着小子欣出去玩

过几天就回来的,开开心心的

然而最让人难过的结果

还是发生了,令人痛心!


来源:东方头条,新闻夜航,网络


掌上东莞—就在我们身边!

这里发布一切与东莞有关的事情!

"爸爸, 我回不来了"9岁女童最后一通电话! 船老大: 捞遗体时掉眼泪…插图75


掌上东莞:最新、最快、还不一样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掌上东莞

声明:本文来自掌上东莞用户投稿,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掌上东莞号”用户上传并发布,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作品版权归源作者所有,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不代表掌上东莞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处理。仅供交流分享不作任何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